排列5: 許立東:當前形勢下移動轉售業務的機遇、挑戰和出路

責任編輯:甄清嵐 2020.01.03 10:11 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

排列5 www.dlbjq.com 通信世界網消息(CWW)新年伊始,萬物更新。2020年,5G進程的加速,讓用戶更快的迎接萬物互聯時代的到來。作為一場端到端的跨行業革命,5G將深層滲透至各個垂直行業,為產業賦能,為新時代開創全新機遇。2020年,面對5G爆發式增長的巨大商業機遇,虛擬運營商該如何做好準備從容應對?

2020年1月3日,由中國工信出版傳媒集團主辦的“2020移動轉售業務全球發展峰會暨虛擬運營商5G風起”在溫暖如春的海南省??謔姓倏?,本次峰會緊扣信息通信技術發展熱點,聚焦業務通信轉售業務有著鮮明的行業特點,如何把握時代機遇改進發展模式,實現新的跨越,都是業界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本次大會上來自移動轉售領域的行業精英共商產業發展大計。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專家許立東指出,截止目前,2019年是移動轉售業務最好的一年,雖然依舊面臨一些問題,但行業潛力很大,移動轉售企業要抓住5G的風口,抓住互聯萬物的大時代,實現新增長。

QQ截圖20200103105931.png

演講全文如下:

許立東: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每年這個年度大會都是我們周總發表兩個報告,今天周總光榮退休,功成身退,也祝賀周總在新的職位新的崗位為我們這個行業做貢獻,以后我想周總一定還會繼續關注我們這個行業和支持我們這個行業的發展。

我們知道世界“虛商”看中國,中國“虛商”看聯通還是成立的,中國“虛商”成立之初中國聯通一度占了90%多的份額,五年前的年度大會在太湖,那個時候周總的在網的移動轉售業務部占到了行業90%多,所以周總的報告基本上代表了行業90%,我的報告當時基本上介紹了另外10%,基本上這個情況。

今年因為周總退休了,接下來我們的魏宏業還會代表聯通發言,我也很期待。

今年的形勢詳細的數據大家都有報告,估計出版集團出版的小冊子上面有詳細的數據,我想時間有限重點講一下自己的體會觀察,講的不妥之處希望各位包含,不中聽的地方希望各位海涵。

2019年其實是結論移動轉售業務最好的一年,正如年初我們寧波會議預計的一樣,2019年大家的業績一定長虹的一年。用戶角度來講在網用戶口徑2019年前11個月,占到整個移動通信業務凈增60%以上,我們的用戶含了物聯網行業卡,基礎運營商剔除這部分,我們如果這個物聯網行業卡剔除之后我們競爭份額占了44%比例還是很大的。

如果用最實在的初創用戶的口徑依然可以占到整個行業用戶的30%多,這個業績還是不錯的,從用戶角度來看2019年是大發展的一年,初創用戶代表了大家實實在在發展的用戶。收入角度來講,更要恭喜大家了,2019年我們看到這個曲線往上拉,行業增長了50%的情況,基礎運營商增長了0.5%,基礎運營商前11個月是負增長,剛從負增長爬上來正增長0.5%,由于最近兩個月的業績,運營商才微微持平一下,相對來講“虛商”表現更好一點。

利潤來看我們今年這個行業是扭虧為盈的一年,去年我們整個行業還是虧損的。

我們的“虛商”大家老覺得中國環境比較困難的,但是實際上從大家的業績表現來講,完全是另外的一個狀況,5月份歐洲調研的時候人家老外說我們只有20%的“虛商”盈利的,我們42家、26家的這個比例還是很高的,至少50%。

我們的利潤增長來講基礎運營商前11個月增長了0.8%,包括三家合計的數。我們“虛商”今年利潤這個增長率沒有辦法算了,因為去年虧損的。我們這個利潤率的角度來講今年前11個月三家基礎運營商凈利潤率是10%,我們“虛商”整個行業凈利潤率9.6%,所以今年行業來看整個發展狀況非常棒的。

但是我們也有一個結論,今年我們這個行業另外的一個層面不太好,我們在網用戶大概在7.8%,但是垃圾短信投訴量已經占到了56%,騷擾電話占到了15%,這個每個月數據攀升的,所以這個是我認為所有從業者尤其是“虛商”還是關注這個,行業的口碑決定著行業的未來。

從整個行業的發展來講,我們認為整個行業潛力沒有發揮出來,主要表現幾個方面,第一行業的用戶活躍度還是偏低的,這個里面包括物聯網行業卡來講,看到了我們整個活躍用戶的比例大概在30%左右,如果扣掉了物聯網行業卡不到20%了,所以整個個人移動用戶我們的活躍率嚴重偏低的。第二,從我們的這個用戶價值來講,當然我們這里統計沒有辦法把物聯網行業卡拋出去,基礎上占了基礎運營商六分之一,如果拋出了物聯網行業卡可以占到基礎運營商的三分之一的情況,我們的流量潛力沒有發揮出來。

這個里面也是由于物聯網行業卡把我們的流量的實際的DOU拉低了,目前物聯網行業卡算在內我們每個月用戶流量消費400兆,相當于基礎運營商40分之一,所以潛力還是蠻大的。

這個里面我們講了其實這個里面我們也隱含了一個問題,我們目前的用戶里面其實物聯網行業卡的比例比較大的,這一塊的價值比較低的,大家知道單卡的價值比較低的,我們這個行業其實未來的潛力還是蠻大的。

從2019年整體評價來講,好的方面剛才也講了,其實這個里面就是從居安思危的角度來講,行業發展的?;故鍬蟮?,這個給大家澆冷水一下,因為今年大家發展比較好可能頭腦發熱這個給大家澆一澆冷水。

整個行業發展去年我們提出來整個行業從“虛商”1.0到2.0邁進,2019年的情況來看,我們的身子還在1.0階段,有可能思想已經跑在了2.0階段了,向2.0邁進的步伐沒有看出來明顯的轉型情況。主要的原因還是可能是2019年我們的碼號供應比較好,大家日子比較好沒有認真布局未來的發展。

整個2019年發展模式前幾年來講整體的特征非常像的,就是偏重于渠道的模式,就是碼號驅動,還是碼號驅動的模式下,“虛商”1.0跟“虛商”2.0的區別在哪?我們主要靠新業務的啟動階段靠新業務拉動或者碼號拉動。2.0需要創新驅動,需要新業務驅動了,這個層面來講目前的這個發展存在著“虛商”我個人認為存在幾個問題。

第一戰略規劃來講過去一年我們的調研了大量企業,也跟很多企業做了私下交流,整體上我感覺“虛商”整體上未來的考慮是很少的,往往問我下半年怎么干或者明年怎么樣干。其實包括我們調研很少有企業匯報未來的成長的路徑是什么,這個是一個我認為大家需要重視的問題。

也就是說,我們的眼光不能太過于著眼于近期,要考慮長遠的一個規劃,因為你今天成功的模式成功的要素將來可能不會具備,大家要有這個心理準備。

第二,從我們的創新資金投入來講,資源投入來講嚴重不足的,“虛商”我們調研下來,大量的“虛商”都是在收割利益利潤,并沒有多少企業真正的把錢投向新業務,也就是說一個新業務的發展它也是有一個投入期還有一個盈利期的,你沒有投入不可能有未來。而且新業務投資有風險的,有可能投入之后血本無歸這個完全有可能的,這個需要一個投入規劃,一個資金投入的規劃,新業務投資的規劃。所以今年大家比較好的條件,6月份上??岷粲醮蠹醫衲暾醪簧僨?,掙的盆滿缽滿能不能拿出一部分錢投資新業務。

今年發展模式的第三個方面就是資源協同,我們知道這個上面所說的問題就是我們“虛商”其實來自于各個行業,都是各個行業的翹楚。但是我們目前的發展模式來講,我們并沒有有效的利用我們的背景,并沒有有效的利用我們的原來的企業大集團的資源,這個是一個很大問題。我記得大家在這個申報牌照到運營商做商業計劃書的匯報也好,你的重點都是如何跟我集團的資源進行整合的,但是大家拿到牌照之后多少企業跟自己的資源進行了整合,這個方面非常薄的。

這個其實是大家拋棄了自己的優勢,你本來一個大炮可以打仗,你把它扔掉了拿一個小槍別人廝殺了,這個非常大的問題。往往你的集團內的資源有可能養活一個企業而且會使一個企業壯大,有的企業已經做的比較好了。但是這個企業我們發現都是個別的,大量的企業并沒有利用自己集團雄厚資源而是公開市場渠道模式上面拼殺,這個我認為中國目前“虛商”發展的三大問題,這個也是我們在第一階段或者“虛商”1.0階段的主要問題。

“虛商”2.0階段其實克服這些問題,“虛商”一定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靶檣獺?.0階段的模式我們認為它的模式在2.0階段可能是不可持續的,也就是說,碼號資源有限的,不可能無限制的投入,因為剛才大家也分享了,我們的碼號資源的利用率太低了,所以這種情況之下,我個人判斷政府不可能無限制給你再投入不停的號碼激活這個產業,這種希望是不現實的。

所以1.0到2.0邁進的過程當中,我認為可能大家還是需要經過一個艱苦的階段,可能才能逼迫這個行業去真正的走向轉型,大家日子比較好的時候,我估計這個轉型動力嚴重不足的,這種思考也是嚴重不足的。2020年我自己的判斷有有利的也有不利的一面,首先講一下不利的一面,不利一面就是三個方面。

第一,我們可用于2020年的碼號資源很少的,現在聯通將近1個億,移動三千萬,電信大概六千萬碼號沒有分到“虛商”手上,有的還沒有完全落實到位,我們寫的3900萬是全部算完的。我們16開頭的號段所剩下資源不多的,移動目前基本上停止分配了號碼,電信碼號分配政策也在收緊,聯通潛力最大,聯通也有自己的政策,所以碼號資源肯定不可能像2019年這樣分配了,2019年分配下去1.3個億的號碼,這種情況歷史可能永遠成為歷史了,我想未來很多年不會再出現這樣的一個碼號分配的高峰了。

第二觀點就是監管上面來講趨于嚴格,大家知道了,今年信管局兩次約談,第一次約談了10家,第二次約談了18家,而且首次動用了停止發展新用戶的嚴厲手段。所以整個監管趨于嚴格大家也是可以感受得到的。第三,合規的監管來講“虛商”自身來講“虛商”刻不容緩,下一步物聯網行業法加強監管規范運營是下一步發展的這個必然要來的一個階段。

所以,這樣三個方面來講我們“虛商”第一階段可能會帶來收益跟利潤的幾項業務,比如說碼號經營,比如說行業卡等等這樣的一個方式,可能第二階段這些條件不具備了,你過去支持成功的條件未來不具備了,這個就是為什么大家必須進行轉型的考慮。

利好的一個方面來講,明年的整個有兩大利好,最大的機遇就是“虛商”就是5G,5G已經頭部開放了“虛商”,前兩天我看聯通跟“虛商”開會已經講了,無論基礎運營商還是虛擬運營商的卡都是可以不換卡不換號只要換一個5G終端可以直接上5G網絡了,在移動的自己“虛商”上面移動同志也介紹了這一點。

5G一開始已經開放給了“虛商”,所以不存在5G并沒有開放“虛商”這樣的問題,不像4G的時候有一個滯后期。所以5G其實大家可以考慮的市場空間比較大的。另外,基礎運營商其實逐步的減少渠道補貼,渠道的酬金在這種情況下雙方的合作切割點更多了,“虛商”其實本身就是這樣的一個代理商的作用,“虛商”和自己的代理商聯合起來會成為基礎運營商的一個寶貴的協同部隊。

以前我們有一個“虛商”領導老說虛擬運營商偽軍每次打仗跑到前面,這個可以理解為游擊隊,其實對于基礎運營商的作用逐漸的轉變成一個類似于正規軍的作用。

其實5G時代虛擬運營商可以在三個方面爭奪5G的三個場景第一大帶寬的場景,其實虛擬運營商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建議基礎運營商統一管理,開發5G的套餐供轉售企業統一轉售。在這種情況下虛擬運營商可以發揮自己的積極主動性的,我跟有的“虛商”探討過,你可以開發一個5G套餐,因為現在5G用戶換了5G手機可以上5G網絡這個絲毫沒有任何問題,這個確實5G網絡,尤其2020年以后5G網絡大城市已經非常OK了?;≡擻痰?G門檻比較高,這個里面其實“虛商”營銷上面可打的點很多,我跟有的“虛商”交流了,有的“虛商”搞的1元不限量,有一點擔心5G速度這么快會把自己虧死,因為用的流量太大,如果擔心這個可以做5G套餐可以做一個十G20G的套餐這樣限定成本可控了。

當然我們有些“虛商”本身就是互聯網的視頻企業,這樣的一些企業可以在結合自己的VR這樣的一些領域進行一個定向的流量的組合的這樣一個方式。從資源池開端走來的,資源池的模式幫助我們“虛商”迅速的擴大規模占領市場,在當前的這個階段用戶規模已經具備的情況下,其實中國聯通引導大家資源池的模式轉了模組的模式提高用戶價值,極大降低了大家的運作的成本。所以其實周總跟聯通的團隊對于大家的這個行業促進的貢獻大家慢慢是越來越體悟越深的。中國聯通其實損失了自己的結算的收益,幫助行業成功的推進下一步的價值云這樣的一個階段。資源池轉向模組這個是必不可少的。

在這個5G的第二個場景就是物聯網,從全球來看目前全球的“虛商”的主要是市場物聯網還有一個MVNLE這兩個市場是全球“虛商”主要新增的市場,物聯網的價值體系當中,一定要做平臺設備管理平臺接入管理平臺這樣的一些平臺,在它的價值體系里面通信連接只是占到了10%的價值。

終端占了20%,整個平臺應用占了各30%多。要做物聯網不僅僅一張卡,我們通常將物聯網行業卡這個價值非常低的,我們到企業調研每個企業說我們做物聯網,一問沒有平臺只是賣了一張卡,我們這個定義里面不叫物聯網業務。

現在其實已經有了好幾家“虛商”真正的這個領域探索,這一塊我個人認為一定將來有市場的,但是大家初期投資可能虧損的,你的財務報表上面可能虧損的,但是這個是一個方向,而且大家可以結合你的這個通信連接管理的能力開拓一個方向,相對來講比較容易一點。

第三方面垂直行業應用不是每個企業都可以做的,一定是有基礎的“虛商”才可能在這個行業里面突出,大家在自己的行業能不能把自己的行業移動信息化業務做深,這個需要投入的,而且需要有這個決斷,這個一投入不是小錢,大家一年掙的幾千萬可能一下子沒有了,這個方面不建議大家大范圍的干,你可能沒有那么大的風險的承受能力,重點選擇1到2各行業切入,就已經OK了,已經可以了這個東西不能貪多。

5G來了之后三個方面的機遇,其實最現實的機遇還是流量經營上面,而且我認為流量經營的這個帶來價值其實是“虛商”最健康的,我們整個“虛商”DOU增長的很快,用戶的AP值還有增長很快,因為語音未來確實沒有未來,語音未來基礎運營商下滑,短信業務沒有未來,基礎運營商的短信業務也在下滑,但是我們的“虛商”這邊今年短信增長量比較大,這個反而不正常的,而且是不可持續的。

所以近期的業務哪怕5G來了之后保證基礎運營商包括“虛商”也好我認為用戶價值提升的最直接或者最簡單有效的就是流量上面,因為我們的流量需求還是真的比較大的,因為現在的流量資費也挺便宜。

所以大家不要老說資費貴,我從13年開始就接觸“虛商”了,你們看看這個蝸牛,蝸牛大會小會從來沒有批評倒掛的事,你干“虛商”這行對于這個行業本質有所認識,所謂的就是批零倒掛是一個違命題,國外也是這樣的,你說批零倒掛存在哪個國家不存在,那個國家“虛商”不存在,自己賣給自己用戶的,賣的比你的肯定要便宜,他賣的比你的貴可能嗎,所以批零倒掛是全球的存在的問題,只是一個度的問題,你要是一點不批零倒掛不可能只是一個度,所以我們基礎運營商我們推動一點一點降價,一點點給大家生存活路,如果你想給你的價格比他自己零售價更便宜你會把他打的稀里嘩啦,所以這個也要理解基礎運營商,目前包括電信聯通這些套餐已經夠大家用了,只是你要把產品組合好,因為市場信息非對稱的。

咱們三家基礎運營商一兆一G多少錢老百姓比不清楚,這個里面可以做的營銷空間比較大的。

我認為整個移動轉售行業進入了一個十字路口,今天胡說八道幾句應驗不應驗請大家海涵,我們已經走過了五年了,我們原來的這個模式剛才也講了完全嚴重的依賴于號碼不停的輸入激活,我們發展第一階段我認為是必須的。包括大家講的批發價格我也給部里面寫了很多文件,也是跟著部里面的同志跟三家運營商進行約談,一步一步推動了這樣的一個工作,這些工作他是一個必要條件,也就是說當你的價格高一定程度沒有辦法發展的,但是你不能指望它完全達到那個地步。第二,就是碼號大家也要認識,我們發展初期碼號資源確實制約我們發展的一個瓶頸,工信部也在積極協調也很慷慨,也給每個原來一千萬兩千萬的發,去年每家給一個億這個也是很慷慨的,但是我們用的有一點太快,我一直覺得這個是不對的,你一年一個多億的下去有一點太大了,我們原來每年扔四千多萬,現在一下子原來歷史成零頭了,我們“虛商”也很厲害,今年預計年底我們在網用戶的要達到六千多萬,就是把我們的今年扔的號碼基本上用完了,這個凈增數不是新增,新增減以往才是凈增數,凈增的達到六千多萬,我們2019年給“虛商”分配的號碼大家用的差不多了,我感覺是這樣。所以個人判斷將來這個有碼號的企業碼號一定上升,未來行業進入洗牌階段。

這個行業可能未來進入不是普遍發展階段,可能個別發展或者大家看出差別的階段,在未來的幾年,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有的企業積極保持著一個良好的財務狀況,有的企業可能陷入困境這樣的情況下迎來了一個產業發展規律就是進入兼并重組階段了。

基礎運營商將來跟“虛商”的合作能不能提高到更高的層次,這個也是我們始終跟周總了解的,這個基礎運營商的渠道酬金下降是“虛商”的機遇,基礎運營商也會它的點跟應對策略,不管怎么樣講它對它的渠道酬金肯定下降的趨勢,這種情況下“虛商”手握一千多萬的號碼大佬你們有機會整合他們的渠道,不要不敢想我認為可以想的,也許夢想實現了。

如果真的像章上面級下的文件一樣2020年全部取消渠道酬金,我們可以從最小的這些末梢渠道進入的一個中級渠道資源,也許比較大的渠道他有方法去留在他那里,所以這個我想所有“虛商”可以考慮的。

第二塊我想從基礎運營商的角度來講,其實可以考慮扶持和培育“虛商”巨頭的出現,一個產業的發展一定頭部企業集中,國外都是這樣,國外能夠盈利的前面20%的企業都是大企業,都是最終實現一個規模效應的企業?;≡擻棠懿荒芡撇ㄖ?,能夠培育多個“虛商”巨頭參與市場的競爭這樣情況對于基礎運營商財務效應非常有利的,香港CLL市場專門搞了一個“虛商”。下一個階段我們基礎運營商能不能進一步突破,突破這個普惠的方式,我就扶持一波企業,逐漸的把這波企業能夠成為更加緊密的合作伙伴。

還有一個就是創新問題確實是這樣,如果我們不建核心網一定影響到續上的創新,周總其實一直表態很好,這個里面希望“虛商”積極一點,你老是說雞生蛋蛋生雞沒有答案,你說政府沒有核心網不能創新,人家說你有什么創新說說我給你,你們有沒有大的“虛商”聯合起來,有沒有什么需要創新有沒有什么需要核心網,你說我們幾個出錢干了,交給聯通建給我們幾個用,后來再用可以收更高一點,你們幾個可以回收首先自己可以用,中國“虛商”一定有所突破。

在目前的情況下政策很難突破了,你不可能指望短期發一個公告開放核心網,尤其信息安全指標那么高的情況下恐怕不可能了,大家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否則我們一年又一年的討論,反正我們領導年終總結老是說這句話,你看你們每年總結寫那么幾條,過了幾年還是那幾條,我們能不能每年突破一個數字,因為大家都是本質上來講“虛商”大家還是一個商業伙伴,能不能商業角度突破這個東西。

最后我們對于移動轉售社會責任的認識,盡管我們按照增值業務的管理,本質上我們的虛擬電信業務,這個協議按照基礎業務開放定義的,移動轉售你們提供的就是移動轉售業務,基礎電信業務其實它的這個承擔的社會責任比較大的。這張SIM卡關系著國計民生,大家不要小巧自己從事的行業,我們多少行業可以關系國計民生,有些行業純粹就是一個生意,我們這個行業不是純粹是一個生意,還是一個關系到國家信息安全的一個這樣的基礎性的行業。

所以,在政府“虛商”和基礎運營商這三點最強的這個生態系統里面,最關鍵的三個角色來講,其實要想推動政府和基礎運營商對于“虛商”開展支持,那一定是“虛商”要合規經營守法經營,離開這一點誰也不可能支持你。你那個一定要有一個行業責任感,尤其我們大的“虛商”一定要有行業責任感,一定維護這個行業有一個良好的口碑。我想展開幾點,今年發的文件大家說一下。信息安全角度來講實名制基礎的工作了,這個是九月網安局大家發的文件,這個文件里面大家可以看得出來幾個要求,第一就是實體渠道今年全面實施人像比對技術,進一步加強審核。第二點,就是在防范詐騙方面其實是需要大家在11月底前完成跟用戶簽訂新的電信服務協議其實補充條款,用戶如果發生了一些違約違法的行為,大家是可以直接關停號碼解除合同的,這個是希望大家可以寫合同里面去,這樣用戶告你,你也有依據,政府有文件依據你有合同依據,我想這樣幾點拿出來,大家平時看文件沒有注意跟大家說一下,這個文件其實還講了一點基礎電信企業每半年至少開展一次對于合作轉售企業實名制登記檢查。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大家怎么樣理解這句話,其實我看到的這句話意思政府的角度已經開始明確基礎運營商對合作的虛擬運營商有聯合和協同監管的責任,這個已經非常明確了。也就是說,你發展的虛擬運營商所帶來的垃圾短信騷擾電話以及詐騙電話的問題,基礎運營商承擔連帶責任,這樣大家可能更加理解為什么基礎運營商積極采取動作。

因為你的事不僅僅你的事也是它的事,我們知道基礎設施現在采取了限制號碼限制新增的措施,所以大家一定要采取從一個更高的高度理解你的合作伙伴。

另外將來物聯網行業卡的管理一定是監管的重中之重,因為這一塊已經帶來巨大問題而且這個量非常大,現在六七千萬的這個量,所以這一塊的規劃一定是下一步監管的重點,肯定是下一步監管的重點。本質上來講政府嚴格監管對于這個行業是好事,短期可能有一些“虛商”感覺不太舒服可能約談批評了。但是大家如果提高自己的站位來講,從一個行業發展角度來講其實政府嚴格監管一定是有利于這個行業持續發展。

所以工信部已經發布了這樣的一個文件里面講到了對于“虛商”違規出發給予采取的幾種手段,目前其實工信部已經用到了第三個層面停止發展新用戶的層面,所以我的理解來講我建議“虛商”不要以為監管和被監管是貓和老鼠的游戲,我認為不是這樣的。你認為上有政策下游對策天天琢磨怎么樣逃避監管這個部隊的,核心還要看垃圾短信騷擾電話舉報的數據,某種程度來講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資本主義國家對于這個監管也是很嚴格的,最近肯定報道12月份特朗普已經簽署了美國反機器人呼叫法案,在美國這個騷擾電話很厲害的,美國一個月最嚴重的時候,平均美國每個公民一個月接到的騷擾電話17個營銷電話非常多,很多還是機器人呼出來的,特朗普簽署這個法案最高的一個企業罰了1.2億美元,而且我看美國的這個人家規定跟咱們一樣的,你不要覺得咱們中國政府對你們監管嚴格的。

他講了一個騷擾電話自己企業承擔責任,第二運營商承擔責任。第三,法律的角度來講把這個可追溯的年限延長到了四年,就是可以追溯四年前違法記錄,四年前可以出發,這是三個措施,美國對于騷擾電話治理非常嚴格的,這個是任何的一個國家民生民脂都是國家的根本,大家從事通信行業承擔這個責任,要不然別干了,干這個就得承擔這個責任,而且這個責任將來一定是越壓越嚴格的。

美國從立法的方式解決賊個問題,我認為“虛商”應該站的更高一點,政府約談你其實發出了一個清晰信號,517電信日約談十家企業,大家應該想到了政府對于這個問題的態度應該是去嚴格的管理自己的這個渠道用戶把這個騷擾電話垃圾短信降下來,不是說你這個停了我號碼沒有用我繼續干這樣不對了,你這樣就會惡性循環帶來了一個新的監管措施,下一步停止發展新用戶,如果這個指標降不下去,下一步逼著政府監管部門行政處罰你何必,你干嗎走到了一個萬劫不復的地步,希望大家可以保持一個行業健康生態。

你說騷擾電話很難治理這個可以理解,垃圾短信這么大的量,基礎運營商話單延遲的經過,去年延遲沒有那么大,我們的用戶還有我們用戶占比還有騷擾電話舉報量相比5%到6%,所謂你的管控水平跟基礎運營商差不多,今年這個太難看了,我們報告也寫了,點對點的垃圾短信舉報量我們“虛商”已經占了85%這個到了咬牙切齒的地步了。這個肯定跟“虛商”不作為直接有關的,但是你影響整個行業的,你自己掙一點小錢整個行業背黑鍋這個不太合適,希望大家站在更高的角度,希望我們這個行業持續走下去。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
CWW專訪
暫無內容
...
產業
    暫無內容
{ganrao}